袁世凯的后人现状,袁世凯有后代吗 是谁

发布时间:2023-01-03 12:19:10编辑:admin来源:www.tanling.com 当前位置:探灵网 > 世界之最 >

袁世凯后人怎样了?老大坑爹,老二成了青帮大佬,老六最有钱

清末民初一代枭雄袁世凯,在高丽发迹,小站练新军,后来成为临时大总统,可谓权倾天下。偏僻自己作死,倒行逆施想要复辟帝制自己做皇帝,遭到举国反对。做了83天皇帝不得不草草下台,1916年病死,结束了其有争议的一生。

袁世凯死了,他的后人怎样了呢?

袁世凯共有1妻9妾,共生了17个儿子、15个女儿;17个儿子又为袁世凯生了22个孙子、25个孙女,儿孙总和达79人。

长子袁克定、次子袁克文、三子袁克良、四子袁克端、五子袁克权、六子袁克桓、七子袁克齐、八子袁克轸、九子袁克久、十子袁克坚、十一子袁克安、十二子袁克度、十三子袁克相、十四子袁克捷、十五子袁克和、十六子袁克藩(夭折)、十七子袁克有。

长女袁伯祯、次女袁仲祯、三女袁叔祯(后改名袁静雪)、四女(夭折)、五女袁季祯、六女袁箓祯、七女袁复祯、八女(夭折)、九女袁福祯、十女袁思祯、十一女袁奇祯、十二女袁瑞祯、十三女袁仪祯、十四女袁怙祯、十五女(夭折)。

袁世凯长子袁克定算是最有名的,典型的坑爹代表。

袁克定自己想当太子,就怂恿自己的父亲当皇帝,还伪造了一份假报纸骗自己老爹。让袁世凯以为全国人民热切盼望他当皇帝。这两父子的倒行逆施很快就在全国反对的压力下失败了。据说,袁世凯临终时说“他(袁克定)害了我呀”

袁世凯去世之后,袁克定迁居天津隐居。曾任开滦矿务总局督办。

袁克定虽然想在中国复辟帝制,但是他能在抗战中拒绝和日本人合作倒是难能可贵。1937年 土肥原贤二试图拉拢袁克定在华北伪政府任职,以对北洋旧部产生影响。

袁克定不肯做汉奸,以年迈多病为由婉拒。袁克定拒绝和日本人合作之后,生活潦倒不堪。表弟张伯驹看不下去,就把他接来同住,此后袁克定一直生活在张家。

1949年后,章士钊聘袁克定为文史馆员。1955年袁克定在张伯驹家中去世,享年77岁。

袁克文(1890年8月30日—1931年3月22日),字豹岑,号寒云,昆曲名家,民国四公子之一。袁克文是袁世凯的三姨太在高丽所生,是袁世凯的第二个儿子。袁克文生母应该是一个普通的高丽婢女, 他生下不久,被过继给袁世凯宠爱的大姨太沈氏。沈氏膝下没有子女,对袁克文宠爱有加,可以说到了溺爱的地步。因此袁克文从小就恣意妄为。

他继承了袁世凯身上文人的那一面。袁克文在文化上造诣颇深,熟读四书五经,精通书法绘画,喜好诗词歌赋,还极喜收藏书画、古玩等,耗费巨资四处收购珍奇的文物古玩。他还是一个资深票友, 爱唱昆曲,一度还登台演出。让他老哥袁克定大为光火,说“有辱家风”

他反对老爹当皇帝,惹怒了袁世凯,逃亡上海加入了青帮,不知道怎么还成了“大”字辈的大佬。在上海、天津等地开香堂广收门徒。

1931年袁克文病逝于天津,去世之时也是穷困潦倒,还是他在青帮的徒子徒孙凑钱给办了后事。

有人给他题了碑文:才华横溢君薄命,一世英明是鬼雄

袁克文有个儿子叫 袁家骝,袁家骝不简单。他是世界著名高能物理学家,在无线电定向探测器、宇宙射线、高能物理、高能加速器和粒子探测系统等都取得个不小的成就。

袁世凯六子袁克桓,又名袁心武。袁世凯五姨太杨氏所生,杨氏告诫袁克桓不要从政。1913年,袁克桓和五哥袁克权、七弟袁克齐赴英国留学,学习军事。1914年袁克桓辍学回国。回国之后袁克桓和 前清江苏巡抚陈启泰之女结婚,遵从母亲要求,没有从政而是去做了实业。

袁克恒进入实业后,先是接手大哥袁克定开滦煤矿董事长的职位。此外,他还担任启新洋灰公司的总经理,还参与创办了江南水泥厂(南京)、华新南辰溪水泥厂、北京琉璃水泥厂等企业。

1949年之前,袁克桓已经是北方著名的实业家。1956年,袁克桓因病于天津去世。

袁世凯其他子女在民国史上并无太大影响,老四后来疯了,女儿多是作为政治联姻,没有留下太多的记录。

比如大女儿袁伯祯嫁了前清两江总督张人骏的儿子 张允亮(张爱玲的堂哥),六女儿袁箓祯被许配给了清末巡抚、北洋外交总长孙宝琦的侄子。最漂亮的七女儿袁复祯嫁给满清贵族荫昌儿子荫铁阁。

袁世凯之孙是举世闻名的大人物,身为美国人,却一生为中国奋斗

在近代史上,袁世凯是一位枭雄。清朝末年,大清王朝风雨飘摇,袁世凯掌握着北洋军一时间权势滔天,与皇帝无异。朝野之上,诸位大臣都十分忌惮袁世凯,毕竟在那个年代里,手握重兵才有话语权,后来太后慈禧与光绪皇帝相继离世,此时宣统皇帝继位。因为宣统皇帝年纪比较小,朝中大事交由摄政王载沣处理。后来摄政王知道袁世凯手握重兵,必将对朝廷造成威胁,于是就把袁世凯的所有职位都给撤了。殊不知北洋军只能由袁世凯领导,因为军中很多将领都只听袁世凯的号令。

袁世凯虽然不在朝廷做官,但是在自己家中设置了一个联络处,专门跟段祺瑞的人联系,掌握着北洋军的一切动向。后来为了镇压革命党,只好让袁世凯继续统帅北洋军,后来宣统皇帝退位,结束了几千年来的帝制,在这件事上,袁世凯有功。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众多人难以抑制心中的愤怒,袁世凯不顾众人的反对,在北京称帝了。后来他只做了两个多月的皇帝,便在人们的唾弃声中惊恐而死。其实关于袁世凯称帝,大多数人持批判的态度,他这样的行为是倒行逆施,不顺应 历史 的潮流最终走向灭亡。

袁世凯的大儿子袁克定最想让他称帝,而袁克文则一直反对他称帝。为了让父亲称帝,袁克定想出了很多方法。当时袁世凯很喜欢看顺天日报,袁克定便打起了顺天日报的主意。袁世凯称帝前,他本人很想知道列强是什么样的态度,于是袁克定就在外面设立一个小的作坊,印制假的顺天日报,上面写满了列强想让袁世凯称帝的假新闻。袁世凯看见之后,更加深了他称帝的决心,而袁克文因为反对他称帝,受到了冷落。

袁世凯的后人中,袁家骝是最出众的那一位,其父正是袁克文。年幼的袁家骝和母亲一直在河南老家生活,因为远离京城,少了一些世俗纷争,在这样相对安静的环境中,更适合学习。袁家骝学习很认真,因为家境相对优越,袁家骝在父母的支持下前往英国留学。袁家骝去了英国之后,增长了见识,在英国留学结束之后,袁家骝为了深造又去了美国。后来袁家骝凭借着多年刻苦学习,在物理研究方面具有很高的造诣,还获得了博士学位。

后来袁家骝为了能继续从事研究,只好加入美国国籍。因为在顶尖的科学研究领域,美国对其他国家的人十分警惕,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入美国的国籍。在美国学习期间,袁家骝遇到了同在美国学习的吴健雄,两人在物理研究领域都有很高的造诣。两人在异国他乡相知相恋,后来两人结婚。袁家骝知道他虽然远在美国,最需要他的其实是祖国。于是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两人决定回国探亲。中美关系改善了之后,袁家骝与夫人吴健雄一起坐飞机回国。这次袁家骝回国,周恩来知道消息之后,亲自迎接,接待规格很高。

虽然袁世凯称帝违背了 历史 的潮流,受到人民的批判,但是对于他的后人,应该区别对待。袁家骝先生所做的努力是值得肯定的,这种为国为民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祖国的繁荣需要众多人一起努力,在当代亦是如此。

袁世凯死后,有民国曹植之称的二儿子袁克文结局如何?

1916年6月6日,称帝失败的袁世凯在忧愤交加中病逝。袁世凯一死,被禁足于雁翅楼的袁克文也终于获得了自由之身。

袁克文是袁世凯的第二子,其生母金氏出身于朝鲜安东外戚大族,家里出过很多嫔妃。袁克文出生于朝鲜,袁世凯在朝鲜任职时,朝廷规定官员不得在国外娶妻生子。袁世凯就把袁克文过继到了自己的妾室沈氏名下。

沈氏无子女,对于袁克文非常宠溺,简直是有求必应,百依百顺。袁世凯对这个儿子悉心栽培,邀请名师教导,袁克文也十分聪明,有读书过目不忘之本领,文章也做得非常好,袁世凯的很多文件、信笺都由他代笔。《北洋画报》称赞袁克文“潇洒风流、驰骋当世”。

除文章外,袁克文这个人爱好极广泛,喜好昆曲、好古钱、好收藏、喜结交文人、江湖豪客。虽然出身于官宦之家,袁克文对于政治并无多少兴趣。 游戏 花丛、倚红偎翠、诗酒风流才是他的梦想!

袁世凯后来萌生了想做皇帝的念头,袁克文不便明言反对,写诗劝讽,其中有这么一句“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上层。”被其兄长袁克定告密,此事袁世凯早已冲昏了头脑,哪里听得进去。勒令袁克文不得出中南海,相当于变相的软禁。

称帝不遂的袁世凯死后,这一年袁克文27岁,早已是妻妾成群。 不久袁克文去了上海,在上海加入青帮,成为青帮“大”字辈人物,比黄金荣、杜月笙的辈分还要大。

没了拘管的袁克文在袁世凯死后彻底放飞自我,穿梭往来于京沪两地,抽鸦片、纵酒、赌博、收藏、填词作赋、流连花丛,可谓是千金散尽还复来。每到上海,袁克文都会受到杜月笙的热情款待,酒足饭饱之后,在赌桌上一掷千金,每次都输个精光而面不改色。

事实上,他每次来沪所带的大部分金钱都通过赌博落入了杜月笙所开设的赌场。俗话说,十个赌徒九个输,倾家荡产不如猪。袁克文在老子袁世凯死后所分的那点家产哪里经得起如此挥霍,很快输了个精光。从一掷千金到囊空如洗不过数年间的光景。

后来袁克文不得不接受杜月笙每月300元大洋的津贴,就连他沾惹成瘾的大烟也给戒了一段时间。为了糊口,袁克文只好去给当时的报刊杂志撰写文章换取稿费,一度成为上海《晶报》的专栏作者。袁克文书法一流,偶尔也为别人写写字。

1928年,国民革命胜利之势席卷全国。不知因何缘故,袁克文接受了张宗昌的任命,号称“挺进军总司令”,以他在天津的老宅为挺进军总司令部,指挥他的青帮徒子徒孙们破坏和阻挠国民军的北伐。不久国民革命军打进天津,袁克文遭到通缉,逃亡租界。

此后,袁克文在英租界度过了他生命中的最后4年。1931年3月22日,袁克文猩红热复发,不治身亡。去世时,笔筒里只有20块钱。

袁克文出殡时场面非常盛大,自发组织起来的僧尼道士有4000多人,还有一支队伍是由上千妓女组成,她们统一装束、头系白绳,胸前戴袁克文头像徽章,如此得女性垂青,足可比肩北宋柳永。

当时参与葬礼的还有北洋政府前总统徐世昌、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等 社会 知名人士。于右任题写了一副挽联:风流同子建;物化拟庄周。这或许是对袁克文一生最好的注解!

袁世凯罢官之后的家庭生活是什么样的?听听他女儿袁静雪如何说

袁世凯的女儿袁静雪回忆道:“袁世凯有一妻九妾,十七个儿子和十五个女儿,还有几个儿媳和孙子、孙女。家中管事的账房、男女教师、中西医医生、厨子、裁缝、花匠和男女佣人,跑上房和跑各房的老妈、丫头等总计有几百个人。这么多的人一切都要以我父亲为中心,服从他的命令,听凭他摆布。他们的荣辱沉浮,全由我父亲一人决定。他的家庭主要成员——一妻九妾的命运,是很能说明问题的。他们之中有的是宠擅专房,有的被打入冷宫。这些人的命运,完全由他的个人好恶来决定。至于他的好恶有哪些标准,那就很难说了”。

于氏是袁世凯的原配夫人,她是 1876 年 10 月嫁入袁家。于氏时年 19 岁,比袁世凯大两岁,是河南陈州(淮阳)的富家之女。于家田产很多,大约有两千多顷地。于氏虽然是大户人家,但受“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影响,从小不识字,对封建礼法也不太懂,只是粗略的了解。她和袁氏结婚后,感情还算融洽。婚后第二年,于氏生下袁世凯的第一个儿子袁克定,她一辈子只有这一个儿子。袁世凯和于氏本来夫妻关系挺好,但两人因为一句玩笑话闹僵。有一天,袁世凯看到于氏腰间系着一条红色绣花裤带,觉得好玩,就和于氏说笑:“看你打扮得像个马班子”可于氏并不认为这是夫妻之间的一句玩笑话,就揭袁世凯的老底说:“我不是马班子,我有姥姥家。”于氏话语中的“我有姥姥家”的话,意思是说他是有娘家的人,是袁世凯正儿八经娶来的正室。但是,说着无意,听着有心。袁世凯是庶出,他的母亲是袁家的姨太太。袁世凯又是特别孝敬老母亲的人,听到于氏这话,认为是在羞辱自己,一气之下,从此再也不和于氏同房,两人一直保持相敬如宾的夫妻关系。所以,她生了袁克定以后,就再也没有生养其他子女,于氏便成为袁氏名义上的夫人,既不让她管家,也不让她做什么事务。清末,于氏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

袁克定在袁世凯三十二个子女中是嫡出长子,袁克定 18 岁结婚,他娶的是湖南巡抚吴大幑的女儿,名字叫吴本娴。他们的这个婚事是一门政治婚姻。1907年,袁克定因为其父的关系出任农工商部右参议。宣统元年(1909 年),袁克定升为右丞。1909 年,袁世凯被罢官回籍之后,袁克定留在北京,成为袁世凯在北京探听清廷信息的重要耳目。袁克定有“断袖癖”,现代叫做“同性恋”,他的表兄张伯驹曾回忆说:“克定有断袖癖,左右侍童,皆韶龄姣好。辛亥,先父在彰德总办后路粮台,居室与克定室隔壁。一日夜,有童向克定撒娇,克定曰‘勿高声,隔壁五大人听见不好!’但先父已闻之矣。”张伯驹在《续洪宪纪事诗补注》中为此事还作了一首打油诗:“断袖分桃事果真,后庭花唱隔江春。撒娇慎勿高声语,隔壁须防五大人。”

大姨太太沈氏。在袁氏 22 岁时,他弃文从军、投奔吴长庆。在此前,他曾短暂留宿上海,一方面想领略上海的风景,另一方面也觉得上海机会更多一些。然而,他在上海晃荡了很久也没找到合适的职位。那个年龄,袁世凯正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一个人待在旅馆里,寂寞难挨,就跑到妓院找乐子。在这里,他结识了一位苏州籍的名妓沈氏。袁世凯与沈氏相识后,两个人感情非常好。沈氏认为袁世凯绝非池中之物,劝说他早点离开上海到别处发展,并且给袁氏资助路费。临行前,沈氏向袁世凯道别,并攒钱赎身、搬出妓院,她希望袁世凯功成之后不要忘记这段旧情。落魄之中的袁世凯大为感动,发誓绝不辜负沈氏,这就是袁世凯的大姨太太沈氏。袁静雪回忆说:“由于她在我父亲落魄无聊的时候对他有过恩情,所以我父亲在朝鲜做官期间,就把她接到朝鲜,把她当做太太看待。我父亲不但让她管家,还把带到朝鲜去的大哥克定交给她抚养。所以从大哥以下,所有我们兄弟姐妹们都称呼她为亲妈。亲妈这种叫法,是仅次于娘的一种称呼。我父亲竟让自己的儿女们这样叫她,也就可以看出他对她的宠爱之深了。”沈氏无子,袁世凯便将三姨太金氏之子袁克文过继给沈氏。

袁克文,字豹岑、抱存,自号寒云。他是袁世凯在朝鲜时所纳的三姨太金氏所生。1890 年出生于朝鲜韩城。袁克文从小被沈氏溺爱,袁世凯对他也是放纵不加约束,使袁克文少年时代就浪荡成性,十几岁就经常光顾秦楼楚馆、勾栏青楼、武榭酒肆、花街柳巷之中,净干一些沾花惹草的勾当。袁克文和当时出身豪门望族、老子官位显赫,本人风流倜傥的张伯驹、张学良和溥侗等并称为“四大公子”。袁克文吃、喝、嫖、赌、抽样样俱全。但是,袁克文极为聪明,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对书法、填词、作诗、写文章都有较好的成就。袁世凯重要的书信,有时也是袁克文代笔。比如,洹上村养寿园中匾额、对联,就是袁克文撰拟和书写的。另外,袁克文 爱好广泛,能唱一口好昆曲,刚开始唱生,后来由于戒烟之后身体发福,改唱丑。他与程砚秋、程继仙、肖长华、孙菊仙等京剧界艺人来往密切,感情深厚。袁克文生性放荡不羁,我行我素。并且还是个很有名气的收藏家。古玩、字画、邮票、宋版书和古籍,袁克文有了孙子以后,每出生一个孙子,他就给一件古玩,并且起名也暗含古玩的名字。长孙取名印诚,给他一块金印;次孙军诚,给他的是甲贝;三孙璧诚,给的是一块璧玉;四孙虎诚,给他的是一对虎符。

袁静雪回忆说:“我二哥吃喝嫖赌抽样样都来,他会唱昆曲,好玩古钱,他收集了许许多多的外国金币,包括各个国家各个时代里所用的金质硬币,形状有方有圆,体积有大有小,都装在一个特制的盒子里。……他后来又入了青帮,花了很多钱,当上了大字辈的‘老头子’。他有了钱,随手用尽;没有钱,却丝毫不以为意。他死了以后,只在他书桌上的笔筒里找出了二十元钱。他一生共娶了五个姨太太。他纳宠的方式,是走马式的。这五个姨太太的顺序是:情韵楼、小桃红、唐志君、于佩文和亚仙。……二哥有名分的姨太太,只有这五个人,那没有定名分的,据说先后有七八十个了。”袁克文后来生活贫困潦倒,以卖字为生。无论生活怎样贫困,他依然不改其乐,不改生性风流的作风,在他看来,荣华富贵,皆人生浮梦,过眼云烟罢了。他卖字也不是为了积累钱财,家里堆放了很多纸,可他并不认真去写,非到实在没钱的时候,才挑几件写写换钱。

1931 年,旧历二月,袁克定得了猩红热,高烧不断,后经医治好转。但是他仍不改风流的本性,又到妓院鬼混。回家以后,高烧又起来,3 月 22 日病死在天津两宜里宅,终年 42 岁。生前《北洋画报》经常接收他的字画换钱,刊登以后颇有市场。他死后《北洋画报》还专门为袁克文发了讣告:“寒云主人潇洒风度,驰骋当世。尤工词章书法,得其寸槠者,视若拱璧。好交游,朋侣满天下,亦本报老友之一。体素健,初不多病,而竟以急症,于二十二日晚病故津寓。从此艺林名宿,又少一人,弥足悼已!”袁克文死后,他的丧事都是由他的徒弟们出钱来操办的。⑩他的大徒弟杨子祥按照帮规,给他披麻戴孝,操办丧礼,一共不下 4000 多个徒子徒孙给袁克文戴孝行礼。停灵的几天,哭声不断,有很多妓女也头系白绳前来吊唁。除了天津的僧、尼、道之外,出殡当天,北京广济寺的和尚,雍和宫的喇嘛都纷纷赶来为他送行。从袁克文的住所到他的墓地西沽,沿路两侧还搭建了许多祭棚,各行各业的朋友都上前为他祭奠。袁克文的丧事在当时轰动一时。时隔多年,他的好友张伯驹来天津寻墓,墓冢已无踪影,只能隔空思念故人,怆然泪下,提笔撰写挽联:“天涯落拓,故国荒凉,有酒且高歌,谁怜旧日王孙,新亭涕泪;芳草凄迷,斜阳黯淡,逢春夏伤逝,忍对无边风月,如此江山。”

袁克文一生有四子三女,子袁家暇、袁家彰、袁家骝、袁家骥。袁家彰、袁家骝曾经到美国留学。袁家暇 1961 年去逝,袁家彰定居美国华盛顿,原在台湾驻美大使馆工作。袁家骝是世纪著名物理学家,夫人吴健雄也是世界著名物理学家,他们被誉为当代的居里夫妇,蜚声海内外。

二姨太吴氏、三姨太金氏、四姨太闵氏均是朝鲜人,这三位姨太太是朝鲜国王李熙赠予给袁世凯的,三姨太金氏原是朝鲜王妃的妹妹,二姨太吴氏、四姨太闵氏原是三姨太陪嫁的姑娘。袁世凯便将三个人一并收做自己的姨太太,按照年龄的大小排定位次,并请大姨太太沈氏教导他们袁家的礼节。

袁静雪详细记录了自己的生母金氏嫁到袁家的生活:“金氏本以为嫁过来是做我父亲的正室。不料,过门以后,她不但不是正室,她的陪嫁的两个姑娘反倒被我父亲一并收为姨太太。同时在她头上,还有一个被我父亲当作太太看待的大姨太太。我母亲当时才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在那样的环境里,她除了逆来顺受以外,不可能有什么其他出路,因此心情是痛苦的。由于精神苦闷的重要,使她成为一个性格古怪的人——一方面,似乎脾气很好,对家里所有的人都很和气,也从不和人争长论短;另一方面,在不高兴的时候,却会因为偶然的原因,一语不合就闹起气来,甚至闹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

有一次,她就因为一言不合,居然把和我父亲对坐下棋的时候所用的棋盘、棋子,都给扔到水里去了。又有一次,她和五姨太太在中南海内一处角落里对着喝酒。大约两个人都喝得有些醉意了,不知道为了几句什么话,两人吵起嘴来,先是动口,接着就动了手,直打得不可开交。幸亏有的佣人报告了我父亲,等到他大声喝止以后,两人才算罢休。她虽有些醉意,但五姨太太是我父亲当时最宠爱的人,这一点她还是能够意识到的。她是在五姨太太历来的欺压下,忍无可忍,这次为了几句闲话便不顾后果地拼起命来。她这种古怪的脾气,也表现在对女儿和丫头们的责打上。她还有重男轻女的思想,所以对待女儿就比对待儿子更厉害一些。她有时毒打起丫头来,那就更加厉害了。

她皮肤很白,浓黑的头发长长地从头顶一直披拂到脚下,看起来是很美丽的。但是,她神情木然,似乎永远没有高兴的时候。她不但对待儿女没有什么亲热地表示,就是我父亲有时候到她屋里去,她也是板板地对坐在那里。有时候,我父亲说到高兴之处,她虽然也陪着一笑,但笑过之后,立刻把笑容敛住,于是她的脸上就再也看不出丝毫笑意。她在过年、过节和她自己生日的时候,总是暗暗地哭一场。她嫁到我家以后,从没有回过娘家,娘家的人也从没有来看过她。有一次,六姨太太的母亲和哥哥从江苏扬州来看望六姨太太。这两个客人,既要给我父亲和我娘磕头,还不能和我家人平起平坐,这大概就是她不愿意娘家人来看望她的缘故吧。对于娘家过去的情况,她更不愿意多说。在中南海的时候,她并不是每天都到居仁堂去的。但是,我父亲见到有什么好吃的,或是她所喜欢吃的东西,总是时常叫佣人请她来同吃。

她在死前的头一天里,对我二哥说了两件事:一件是:在她过门以后不久,大姨太太借对她管束和教导的名义,对她进行虐待。又一次,大姨太太把她绑在桌子腿上毒打。由于她的左腿被打得过分厉害,受了内伤,以至于到临死的时候还经常疼痛,并且还不能伸直。另一件是:她的父亲原来也认为她是嫁给我父亲做正室的,及至过门以后,才知道她不但是一个姨太太,并且还把他和两个陪嫁的姑娘排在一起,成了三个姨太太。自然已经十分痛心。后来,她又要随着我父亲离开朝鲜,更是加倍的伤感。特别是她的母亲看到自己的爱女千里迢迢地到一个陌生异地去,今后自然很少再有见面的机会,因此悲痛和思念的 情感 ,就交织在这个老人的心中。有一天,她母亲在精神恍惚的情况下,仿佛在井中的水纹里,看见了她的面影,就怀疑自己的女儿一定是死在他乡了,因而也就投井自杀了。她父亲既痛心于女儿的遭遇,又看到老妻因为女儿的缘故竟至自寻短见,当时悲痛得吐了很多血,三天后也就身死了。她在说完了第二个故事以后,又对我二哥说,她所以不愿意在这以前说起这件事,是为了免得暴露我父亲生前所做的错事。由这一点看来,她算得是用心良苦矣。”

二姨太吴氏,生有四子二女。子袁克权、袁克齐、袁克坚、袁克度,女袁伯祯、袁箓祯。

袁克齐是袁世凯的第七子,他曾大批量购买帝俄时代的纸币卢布,想通过投机倒把发大财,但最后巨额卢布全变成了废纸,导致精神受到刺激,精神上有些失常。

袁克坚是袁世凯的第十子。曾到美国留学,在宋哲元将军手下当差,1960年过世,时年 56 岁。

袁克度是袁世凯的第十二子。曾在美国留学十年,英语很好,人也聪慧,但不务正业,1976 年去世。

袁世凯长女袁伯祯,嫁两江总督张人骏之子。六女袁箓祯嫁孙宝琦之子。

三姨太金氏生二子三女。子袁克文、袁克良;生女袁叔祯、袁环祯、袁琮祯。

袁克文前文已经介绍。而三子袁克良虽然与袁克文一母同胞,但性情与他二哥袁克文判若两人。袁克良不喜书墨,性情很是开朗,但是口舌无遮拦,总爱惹是生非。袁世凯很是不不喜欢他,认为他成不了大器。他于 1948 年死于北京锡拉胡同。

袁叔祯是袁世凯的第三个女儿,嫁直隶总督杨士骧侄子杨毓珣。

八女袁环祯早夭。袁琮祯是袁世凯第十个女儿,嫁日伪时期北京宪兵司令邹文凯。

四姨太闵氏生一子三女。子袁克端,女袁仲祯、袁次祯、袁琪祯。

袁克端排行第四,小时候很调皮。在袁世凯罢官回籍“隐居”洹上村时,经常偷偷地跑到养寿园的水塘里捞鱼,正当玩得高兴的时候,猛然听到岸上“哦”的一声,声音很像袁世凯,他就赶忙跑上岸来,原来是五弟袁克权假装袁世凯在逗他玩。第二天,他又偷偷跑到水塘内捞鱼,又听到岸上“哦”的声音,他觉得一定是五弟袁克端又在搞鬼,便大喊了一声:“好你个老小子!”不过,这一次却真的是袁世凯带着一些人到养寿园散步。袁世凯叫身边人把袁克端从水塘里拉了上来,用棍子好好揍了一顿。袁克端擅长书法,自成一体,娶天津大盐商何仲瑾的女儿,但他们夫妇俩人都抽大烟,又不事劳作,时间一长家产败光,不得己靠着典当先人的遗产和股票为生,于 1951 年去世。

袁仲祯是袁世凯的二女儿,嫁给驻英、法、比、意四国公使薛福成之子。四女袁次祯早夭,袁琪祯是袁世凯第七个女儿,嫁陆军部大臣荫昌之子。

五姨太杨氏,杨氏是天津杨柳青人,是小户人家女子。长得不是很漂亮,但有管家的才能,口巧心细、遇事果断,又有一双缠脚的小金莲,深的袁世凯的欢心。袁世凯的生活起居都有杨氏照料,杨氏不仅照管袁世凯的生活,还掌管袁家上上下下的家务,管理各方的仆人和丫鬟,照看着袁世凯各房的子女们。后来,又管着袁世凯新娶进门的六、七、八、九姨太太。因为袁世凯把管家的事情全部交给了五姨太杨氏,所以对她的意见言听计从,无论是谁,只要不服从杨氏的管教和约束,她都会随时报告给袁世凯,由袁氏出面解决。所以,袁家上下都敬让杨氏三分。

袁世凯在管理家庭姨太太方面,立了一个规矩:后进门的姨太太要服从早进门的姨太太的管束。这样,前一阶段是大姨太太管教二、三、四姨太太;后一阶段是五姨太太对六、七、八、九姨太太的管教。五姨太杨氏经常利用袁世凯的“家规”的名义,对后进门的姨太太进行管教,对他们非打就骂,尤其是年轻的九姨太年轻不懂规矩,性格又倔强,必然遭到五姨太的打骂。

杨氏生四子儿女。子袁克桓、袁克轸、袁克久、袁克安,女袁季祯、袁玲祯。

袁克桓是袁世凯的第六个儿子,娶江苏巡抚陈启泰的女儿,他的一生主要在从事实业,曾参与过过启新洋灰公司、耀华玻璃公司的经营。于南京创办江南水泥厂,还兼任过开滦煤矿的董事,1956 年去世。

袁克轸是袁世凯的第八子。娶直隶总督周馥的女儿,袁克轸又是华北实业巨头周学熙的妹夫。在清朝末期,周氏家族是北方具有雄厚实力的财阀。袁克轸四十余岁便去世了,据说是酗酒而死。

袁克久是袁世凯的第九子。他与十弟袁克坚、十一弟袁克安、十二弟袁克度,一同赴美留学,回国后,在启新洋灰公司工作,1973 年病逝。

袁克安是袁世凯第十一子。曾赴美国留学,出国时年龄比较小,回国后,娶天津大盐商李益臣之女李宝慧,后又娶天津交际花张美生。

袁季祯是袁世凯第五女,嫁吏部尚书陆宝忠之子。

袁玲祯是袁世凯第十五女,早夭。

而六姨太太叶氏、七姨太张氏是袁世凯在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时置办的。八姨太郭氏,是袁世凯在北京做军机大臣兼任外务部尚书时候置办的。

六姨太叶氏的来历颇具戏剧性。袁世凯在直隶总督任上,派次子袁克文到南京办事。袁克文生性放浪无羁,公干之余便到烟花柳巷之处寻欢作乐,因此结识了六姨太叶氏,两人一见倾心,如胶似漆,互相订了嫁娶之约。袁克文临别回津之时,叶氏赠送他一张照片作为留念。袁克文回津向袁世凯复命,正在磕头“请安”之时,叶氏的照片从上衣兜里滑落下来,袁世凯忙问:“那是什么?”当时,袁克文还没有结婚,自然不敢在父亲面前透露自己寻欢问柳之事,便急中生智说是在南边为父亲物色的一个很好看的姑娘,现带回照片征求袁世凯的意见。袁世凯看后欣然接纳,便派心腹符殿青前往南京带钱赎人,叶氏原以为嫁的人是袁克文,没想到“洞房花烛夜”之时,却发现是满嘴胡须,头发花白的袁世凯,阴差阳错便成了六姨太。

六姨太叶氏生二子三女。子袁克捷、袁克有。女袁福祯、袁奇祯、袁瑞祯。

袁克捷是袁世凯的第十四子。有关资料记录较少,新中国成立后到插队青海,后死于青海。

袁克有是袁世凯第十七子。他是袁氏最小的儿子,1953 年因病死去。

七姨太邵氏,山东人,原是袁世凯家中婢女,被袁世凯相中,纳为姨太太,无子嗣。袁氏开缺之后一道回河南,死于河南汲县,无子嗣。

八姨太郭氏,浙江人,是袁世凯在北京任军机大臣从天津妓院买回。生子袁克相、袁克和,生女袁古祯。

袁克相是袁世凯的第十三子。燕京大学毕业,擅长英语,篆书也很出彩,在天津颇具影响,解放后,在天津任教师,“文革”期间受迫害致死。娶清廷军机大臣那桐的孙女为妻。

袁克和是袁世凯的第十五子。1962 年病死。

袁古祯是袁世凯的第十四女,嫁民国时代大总统曹锟之子。

袁世凯在河南彰德洹上村“隐居”之时,娶进了第九位姨太太,也是最后一位姨太太刘氏。生第十五子袁克藩、夭折,生女袁仪祯。

袁世凯子孙妻妾成群,在他开缺回籍之后,陆续都跟随袁氏来到河南彰德洹上村。

在中国古代,子女的婚配基本上都是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像袁世凯这样的世家大族,子女的婚事基本都是基于袁世凯政治利益的联姻。他的儿女亲家多是知己至交或同朝为官的高级官僚。他们之间结成儿女亲家,既可以在政治上互相帮助提携,也符合传统意义上的“门当户对”。在袁世凯生前,只定下第九子以上,二女儿以上的婚姻大事。除此之外的儿女,都是在袁世凯身后成家的,袁世凯生前共有 9 位儿女亲家。

袁世凯生活在彰德洹上村期间,上下人口众多,为了筹措袁家日常开销和生活用度,袁世凯早先在彰德府购置了很多田地,用来解决一大家子吃饭问题。在养寿园内,袁氏命佣人们饲养家禽、活鱼、鲜蟹,种植瓜果、蔬菜等副食品满足袁家上下日常用度,有时多的农副产品还会拿到附近集市上卖掉换一些钱财回来。袁家还雇佣了一个专门负责采购的买办,每日到安阳城内采购日常必需品。每隔两三个月,还要专门到天津、上海去购买河南买不到的物件。并且专门从南方请来养蚕的蚕娘负责园内养蚕缫丝,就近送到彰德缫丝厂里生产绸缎出售。袁世凯各房的太太也自己动手养蚕缫丝,所得的辛苦钱全部归各房,由各房支配。在养寿园大大小小的水塘内袁世凯还命人广种荷、菱,塘内散养多种鱼类。袁世凯喜欢吃熏鱼,他的二姨太吴氏便经常捕捞塘子里的鱼做给袁世凯吃。每年秋天,秋深蟹肥之时,袁世凯会带着全家在园内捕蟹,痛痛快快吃上几顿蟹肉。夏天,袁世凯会带着全家人乘船到池中的水心亭中避暑,有时会在亭中吃饭。月圆之夜,他会和家人一起赏月。袁世凯的三姨太会弹奏七弦琴,在幽静的夜晚,明月高悬、袁世凯荡舟水面,举头望明月,低头思绪万千,时而沉吟,时而开怀。他也会和三姨太一边下棋、一边争执,嫣然过起隐居的日子。在这个养寿园内,平时,袁世凯还经常请艺人来园子里唱戏,比如河南的坠子或“柳子戏”。逢年过节,袁氏总要专门请北京京剧界的名角前来助兴。如:谭鑫培、王瑶卿、杨小朵等唱“堂会”,这种“堂会”在袁世凯过寿或者正妻于氏整寿的时候也会传来唱唱。一些朝中要员或重臣前来洹上拜访之时,袁世凯还会放电影招待他们。

1916年袁世凯去世,留下12个漂亮女儿,她们嫁给了谁?后来怎样了

1915年12月,袁世凯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公然称帝,改国号为“中华帝国”,建元洪宪,史称“洪宪帝制”。

袁世凯此举,无疑就是在开 历史 的倒车,于是很快便遭到了各方的反对,从而引发“护国运动”,袁世凯最后也在全国人民的声讨中,宣布退位。

从称帝到取消帝制,袁世凯的皇帝梦仅仅维持了短短的83天。

1916年6月6日,袁世凯因尿毒症不治身亡,终年57岁。一代枭雄,就此苍凉落幕,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尽管袁世凯去世了,但他留给后人的“谜团”与“困惑”也非常地多,比如他去世后,他留下的12个漂亮女儿,她们都嫁给了谁,最后怎么样了呢?

我们知道,袁世凯一生共有一妻九妾,总计10个老婆。

在这10个老婆中,正室于氏最不受宠爱,在生下长子袁克定之后,袁世凯更是对她碰都不碰,除了挂个“正室”的名号之外,其余一无是处。

袁世凯最宠爱的还是大姨太沈氏和五姨太杨氏,尤其最宠爱大姨太沈氏。

这个沈氏,原本是苏州一位名妓。据说在袁世凯落魄的时候,沈氏曾资助袁世凯去猎取功名。

后来袁世凯功成名就之后,便纳她为自己的姨太太。袁世凯在朝鲜期间,沈氏还一度以正房妻子的名义,与袁世凯出席各种活动,深受袁世凯的宠爱。

除此之外,袁世凯以帮办朝鲜军务身份驻藩属国朝鲜期间,还纳了三个朝鲜女子。

袁世凯的这10个老婆,一共为他生了17个儿子、15个女儿;而这17个儿子,又为他生了22个孙子和25个孙女,儿孙达到惊人的79人。

不过,袁世凯的这15个女儿,除去夭折的,只有12个!

袁世凯的15个女儿中,其中第四女、第八女和第十五女早年夭折,其余12位分别是: 长女袁伯祯、次女袁仲祯、三女袁叔祯(后改名袁静雪)、五女袁季祯、六女袁箓祯、七女袁复祯、九女袁福祯、十女袁思祯、十一女袁奇祯、十二女袁瑞祯、十三女袁仪祯、十四女袁怙祯;

那么,他这12个漂亮的女儿,最后都嫁给谁了呢?

长女袁伯祯和六女袁箓祯,都是袁世凯的二姨太白氏所生。

白氏是袁世凯在1886年委托朝鲜官员金允植购买的婢女(其余两个朝鲜姨太太也是如此)。

袁伯祯嫁给了清朝两江总督张人骏的第五子张允亮,而袁箓祯嫁给了民国内阁总理孙宝琦之子。

次女袁仲祯和七女袁复祯,都是袁世凯的四姨太闵氏所生;此外,闵氏还生了第四女,不过四女很早便夭折了。

其中次女袁仲祯,嫁给了清朝驻英法比意四国公使‘薛福成’的儿子;七女袁复祯,嫁给了清朝陆军部尚书荫昌之子;

三女袁叔祯、早年夭折的八女、十女袁思祯,都是袁世凯的三姨太金氏所生。

其中三女袁叔祯,嫁给了清朝直隶总督杨士骧的侄子杨毓珣。

但这个杨毓珣并不是什么好人,他之所以娶袁世凯的三女袁叔祯为妻,不过是因为他的伯父杨士骧是袁世凯的心腹谋士而已,他们之间根本谈不上所谓的感情。

抗日战争爆发后,杨毓珣便投日附汪;1940年3月,“汪伪政权”成立,杨毓珣便就势出任汪伪中央政治会议委员,之后又任汪伪山东省省长兼驻济南绥靖主任。

抗战胜利后,杨毓珣被逮捕,1947年病死于狱中。因为杨毓珣的关系,袁叔祯的生活过得极度艰难。

上世纪60年代,袁叔祯还写过一本题为《我的父亲袁世凯》的回忆录,并发表在《文史资料选辑》上,一度流传甚广,为研究袁氏及其家族提供了一些宝贵的资料。

而十女袁思祯也跟三姐袁叔祯一样,都嫁错了人,她嫁给了日伪北京宪兵司令邹文凯。

五女袁季祯是袁世凯的五姨太杨氏所生,嫁给清朝礼部尚书陆宝忠之子。

九女袁福祯、十一女袁奇祯、十二女袁瑞祯,都是袁世凯的六姨太叶氏所生。

叶氏原是南京妓女,在结识袁世凯的次子袁克文后,便成了袁世凯的妾,解放后病逝于宁夏。

关于她的这三个女儿的婚配情况,史料中并未提到。

十三女袁仪祯,是袁世凯的九姨太刘氏所生,在五姐袁季祯死后,她便续嫁给陆宝忠之子。

值得一提的是,在其父袁世凯去世后,由于大哥袁克定分配财产不均,袁仪祯还将他告上了法庭。

袁克定气急败坏之下,便亲自给袁仪祯写信宣布断绝兄妹关系,但袁仪祯始终未予回复。

十四女袁怙祯,是袁世凯的八姨太郭氏所生,其公公是中华民国直系军阀的首领、第五任中华民国大总统——曹焜! 袁怙祯的丈夫是曹焜的大公子‘曹士岳’。

作为民国时期两位大总统袁世凯与曹焜结为儿女亲家,按照当年的择偶标准来看,这门亲事绝对可以称得上是门当户对了。

然而,曹士岳和袁祜贞结婚仅五个月,就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大打出手,上演家暴好戏,以致闹上法庭,最后以协议离婚草草收场。

离婚后,袁怙祯便去了美国,并与联合国外交官张德禄结婚,育有两子一女

2005年9月,张德禄结婚,袁祜贞在美国病逝,享年90岁。

综上所述,便是我们对袁世凯的12个女儿做的简单概述了,由于其中几位缺乏史料记载,因此未能知道她们后续的故事。

当然了,关于袁世凯和他子女们的故事,在 《袁世凯传》 一书中还写到很多,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买来看一下。

这部书较为详细地介绍了袁世凯的一生,从两次乡试名落孙山,到后来创立新军,再到推行清末新政,最后建立民国,其中种种细节,都能在此书中看到。

袁世凯死后留下了多少财产?子女们的结局如何?

袁世凯死后留下了多少财产?子女们的结局如何?

袁世凯死后财产还是蛮多的,比较流行的说法是,各种财产折合一千万两左右,如果按民国一两白银折合现在的两百元,那就是相当于二十亿了,这个显然也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了。

袁世凯有一妻九妾,十七个儿子,十五个女儿。

长子袁克定,担任过开滦矿务总局督办,最后于1955年病逝。

次子袁克文,生活过得比较奢侈,不久就将从袁世凯那边继承的十几万银两花光了,1931年死于天津,死的时候,没钱办丧事。

三子袁克良,娶了朝邮传部尚书张百熙为妻。

四子袁克端,娶了大盐商何仲瑾的女儿为妻,生活挥霍无度,后半生过得比较窘迫,于1951年病逝。

五子袁克权,娶了清朝两江总督端方之女为妻,1941年病逝。

六子袁克桓,担任启新洋灰公司总经理,参与创办几个水泥厂,病逝于1956年。

七子袁克齐,娶了民国内阁总理孙宝琦之女为妻。

八子袁克轸,娶了清朝直隶总督周馥之女为妻。

九子袁克久,娶了黎元洪之女为妻。

十子袁克坚,在冀察政务委员会担任英文秘书,娶了民国陕西督军陆建章之女为妻,1960年病逝于天津。

十一子袁克安,娶了天津富商李士铭之女为妻。

十二子袁克度,娶天津罗云章之女为妻。

十三子袁克相,娶了清朝大学士那桐之孙女为妻。

十四子袁克捷,娶山东祝家之女为妻。

十五子袁克和,娶了天津张调宸之女为妻。

十六子袁克藩,早夭。

十七子袁克有,1953年病逝。

袁世凯的儿子们,大部分在袁世凯死后,拿着袁世凯留下的遗产坐吃山空,结局都不怎么好。

世界之最本月排行

世界之最精选